生命里不能没有春天

生命里不能没有春天


山东济宁/孙守名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面前的几案上放着本美国作家雷特里的散文集《春天里的思考》,还有一杯冒着缕缕热气的白开水。窗外是静寂的春天,杨柳依依,没有一丝微风,树梢静幽得像十四五的小姑娘。这样的岁月,却没有了读书的欲望,心里感到无望的遗憾。一群小鸟飞落在窗台上,睁着狡黠的眼睛与我对望,好想用手抚摸它们松软的羽翼,哪怕就一下,轻轻地。


    昨天夜里落了一场小雨,静静的,没有一丁点儿征兆。后半夜本来是可以做梦的,但是没有。睁着惺忪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忽然就想起院落中的那些花草。这个春天,雨儿还算来得及时,细无声地滋润着这些春天的宠儿。


    我想做梦,在春天的夜里。这些天我都在筹划着做梦的事儿。做些什么梦,也已经精心构思妥当,甚至这些个梦的顺序也已经排好。生活里不能没有梦,不能没有春天。可是梦却迟迟不能到来,我有些沮丧,无缘无故地埋怨着沉沉暗夜。


    眼睁睁地看着春天从指缝间一丝丝地划走,忽而就有种心痛的感觉。春天的时光不可能永远没有限度,这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也许是至关宝贵的。过了今年,明年的春天又会怎样呢?我还会有多少这样静美的岁月?泪水是春天最珍贵的收藏品,她洗净着绿叶,洗净了阳光,洗净了春的眼睛。在静谧的暗夜,想着过往的春天,我会流泪的。


    生命里,这个春天,有些日子变成了一片荒漠。该来的春风没来,不该走的春雨却又悄然离去。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春天会是这样的,坐在绿草如茵的河岸上,想着心思,看一群一群的鱼儿在水中嬉戏,淡蓝色的天空里一丝风也没有。


    人间四月天,我疯了般地跑在无人的静寂的夜里。路上少人走,灯光幽暗,树影斑驳丛杂。这样的夜只属于我一个人。举起一只手,任春风吹拂,静静享受着柔和,享受着夜的气息。我挚爱着春天的夜晚,有月光的和没有月光的,尽管这么美好的夜晚曾经抛弃了我这个游子。


    想着在明天坐一辆独轮车沿着孔子走过的路走个遍,不带任何人,不带任何心情,只我一个人。在独轮车上,放上雷特里的散文集,还有阮籍曾经喝过的那种浊酒。我查找了好多有关孔子周游的材料,打印好,静静地放在案头。读了无数遍后,在一个午后放在街头中央全部焚烧一空。行人熙熙攘攘,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孔子带着他的弟子是在春天出发的吗?看着远处耸立的高楼,想着这个奇怪的问题。路已经不是孔子走过的坎坷崎岖的路,人不是孔子见过的那些衣袂飘飘的古人,春天也不是孔子遇到过飘着丝丝微雨的春天,我也不是睿智的孔子,那么,还有必要去重新走一遍圣人走过的路吗?


    好想流泪,为历经岁月沧桑过的孔子。在朝阳初升苍苍凉凉的早晨,坐着独轮车,悲壮地出发。一头瘦弱得快要拉不动车的老牛喘着粗气在笔直的柏油路上踽踽前行,车上坐着我,那本《春天里的思考》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注视着朦胧的远方,忽然感到些许后怕,前方会是什么呢? 


    前方,有没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游鱼戏石?有没有一片甘蔗林,清爽可口?有没有一群双翼振扬的鸟儿,相向和鸣?有没有一座没有仙人的小山,树林丰茂?有没有一方古旧的寺庙,木鱼阵阵?有没有一场春雨,润湿万物?有没有一把油纸伞,有没有一支牧笛,有没有……


    不想生命里全是荒凉。渴望春风春雨,渴望岁月静好,渴望每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渴望吹着笙箫看草长莺飞,渴望带着碧蓝的心情看海,渴望和着飞鸽的哨声唱春天的歌谣,渴望每一个大梦初醒的午夜,渴望睡在温软的沙发上的日子……


    生命里,注定会有春天。春天,是看绿的绝佳胜日。穿一身便装,带一本雷特里的散文集,坐在溪桥上,吃着松糕,看红男绿女从眼前走过,想着那些曾经的单纯的日子,微笑着哼着小曲,醉意于春光里。


    溪桥,我曾经走过三次,和着艳丽的阳光,满载着爱意,看绿杨青了变黄,黄了变绿,看大雁飞来又走,走了再来。如今呢?溪桥成了断桥,行人只我一个。可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无需柔风,不要细雨,只看取眼前胜景,只撷采五彩花朵,只抚慰溪中东游的鱼儿……


    所有的美好的日子都会来的,尽管春天来去匆匆。沿着杨柳堤岸,一步步缓慢行走。时光静如处子,远处无际的麦田里,七彩的阳光蹦蹦跳跳地向我飞来……

《生命里不能没有春天》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