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情思碎笔

夜阑情思碎笔


山东济宁/孙守名



    近年来,忽然转录我文章的地方多起来,有些是地方的小网站,有些是省级的大网站,当然全国级别的也数见不鲜,甚至步出海外,走向世界。非常感激朋友们喜爱我的文字,能给大家带来生活重压下的一丝轻松,苦闷彷徨中的些微希望和愉悦,总是令人高兴的事情。我不是一个吝啬的人,特别是对自己的文章,既不求惊天动地,也不求催人泪下。依我对生活的体验和感触,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时时感到欣慰。


所以,每当闲来无事,琢磨后就写一些片断,不刻求多么完美无瑕,也并不想多么感人或具有多少启发意义。码放出来,稍为修整,就发在博客上。一来满足自己求快求速的虚荣心,二来能及时了解反馈情况,以便不断修正思路。多蒙朋友们不弃,看顾的到也不少。其实,文学这东西,只是生活的凝聚,离不开繁芜丛杂的生活。活在尘世,每个人都脱不了尘俗,那些生活就是文学的原动力。但要加工成文字,也并非易事,需要感情凝缩和发酵。文学需要文采,离开了语言的锤炼和文辞的华美,写出来的文章大多不会有太多人喜欢,这也正是古人所说的言之无文,行而不远的意思。


阅历不同,写出来的文章自然会迥异。有些朋友不约而同地问我相同的问题,为什么我的有些散文显得晦涩,甚而至于有些苦闷的因子在里面。我想,这大概也与自己的生活有关。经历了太多不愿经历的磨难,阅尽沧桑,自然笔下生涩,以致于有些消极的感情夹杂其中,读来让人窒息烦闷。我真诚地向所有热爱我文字的朋友表示歉意,如果说因读了某篇文章让你受了精神的压抑,那万万不是我的初衷。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世人得到幸福,可惜,由于才力不足或文字水平不高造成文章粗陋拙劣,只好向世人表达深深的罪责。


我并不在意别人转载文章,所以只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不让转录的字样,这是我的私心在作怪。一旦出了博客,转录的文章满天飞也不足为奇。有篇《一场醉人的心雨》转载到好多地方,大多并不署名的,自然也不觉得什么,一笑而过。有时转载过程中,有些朋友过于粗心,题目错的有,文章张冠李戴的也有,但我心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想说,以后再做的时候,注意一些就好,免得读者因了你的失误而读了舛误的文字,我的责任其实也在里面的。


文字能穿越大洋发到另外的国度,这是始料不及的。《故乡的槐树》发端,新西兰《先驱导报》从博客转走,后来《穿过岁月的王母阁》被《华联网》从新华网·副刊转走,接下来还有很多篇。能给世界上的华人带着些愉悦,令我兴奋了好些时候。喜欢写些散文,种类各异,小说写的很少,诗歌更是如此。散文中乡土散文和文化散文较多一些,发些人生感慨的其次,大多随着情绪而写就,悲喜甘苦,内心自知。小说中有一篇《战争让爱情走开》,一直被朋友推崇,在好多地方发表,有网络有纸媒。很是感激这位朋友,无以为报,只好以加倍的努力而写作,聊以答谢。小说中曾写过两位县长、一个名人,想象的成分居多,所以自己感到也不太满意。姚村系列共写了九篇,是听了两位同事的劝告,认为是个吉利的数字。那是起初的文学创作,幼稚些,不说她也罢。


我是关在象牙塔里的,出去的时间少,读书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这是创作的大忌。生活忙乱无绪,被时间紧紧地钉在字架上,动弹不得。我在一篇文章中也曾提到,有一次去乡下,与一位乡长朋友饮宴谈天,他一直在说我与真实的生活离得太远,心里着实心惊,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生活单调了,写出的东西自然也会单薄。建国后有些闭门造车的大作家尚且变得笨拙,经典作品方面毫无建树,何况你我?


有个叫郭军平的朋友,前段时间写了篇文章,好像叫《有意思和没意思》,读后感触颇深。那中间提到我,说我写文章写得刻苦,把没意思的生活写得让它变得有了意思。我和郭兄素不相识,看了他的文章好生感动,知道他其实也是在催我奋进,促我奋发。不惑之年,两手空空,发秃齿危,在世几何,尚无可知,夜半醒来,望月兴叹,其悲可知!奋发也罢,奋进也罢,时不我待,自知还是有的。


我只是在努力去做一些有益于人的事情而已,对己常常自责,对人尚无所求。有时想停下来,把以前写的东西整理修改,然后出个集子,但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一是文字尚不成熟,就像七八岁的小孩子走出来的路,在尘土飞扬中那些脚印歪歪斜斜,不成样子,想成书,那只是害人害己。二是时间有限,容不得我做太多的停留。想想自己,人生之路过半,或大半,能多做些精神上的善事就好,哪还有工夫来顾虑成名成家。三是自己的本性使然。生性懦弱,不习世俗,喧嚣与尘闹与我何干,让心居于深山绿林,与清风明月相伴,可也,其他的,顺了流水罢。


很想把积极旷达的人生态度传达给我的朋友,很想用美好的情愫感染着接触我文字的每一个人,所以,我的散文每每有个光明的尾巴。有些评论者对此不以为然,多次向我表示抗议。比如《六月,独自出门远行》这篇文章,有个编辑看了这样的结尾从明天开始,我要把所有书本合上,关掉门窗,从楼上下去,沿着一条幽僻的小路,独自一个,远行。看路边的风景,听自然的乐曲,和所有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人说句话,献上我美好祝福。采撷一片树叶,做枚叶笛,吹出悠扬的曲子,和着轻快的脚步,去远方朝圣……”就下了评语,认为这段美得令人窒息的文字该换一换感情基调,与前面的忧伤、愁悲相称才好。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也是我内心里的一种死命的挣扎。


文学创作是件苦差事,它要把你的生活浓缩得精而又精,把你的情感升华了再升华。创作伊始,凝神细思,思接千载,天马行空,所经所历,滚滚而来,脑海中翻江倒海,稍后风平浪静,如明月悬空,此时,世俗尘念,荡然无存,心底一片纯明。继而下笔,汩汩滔滔,不可遏抑,情之所至,笔下生风,如风扫落叶,席卷大地,瞬间文成。疲倦随之而来,搁笔回视,自有一番得意。这样看来,写文章苦中尚有乐趣在。


有些话,还是说说好。在生活的忙碌中,总还有些有意思的事情可做,正如郭军平老兄所说。感谢那些关注我文字的朋友,其中不乏有长者,虽然在当今世上,堪称长者的并不太多。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不说的好吧……

《夜阑情思碎笔》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