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抱怨

生活的抱怨


山东济宁/孙守名


今天我完全有理由把自己的生活打点得简易、素朴、典雅而又富有诗意。家里就我一个人,要是在平时,拥有一片宁静的天地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想抽身事外,除非你赛过神仙。可今日不同,宁静是我的,喧闹也是我的,如果我有兴趣,完全可以一觉睡到太阳西沉,夜月初上,谁还管我?


七点半准时起床,这是我的惯例。我没有特别的嗜好,不吸烟,喝点酒,似醉非醉的那种状态我叫它诗意;平时不大锻炼,静止是一种生存姿态,高贵典雅,这年头,在外面总是赤身裸体的跑呀跳呀游呀,多不雅观啊?可我每天必然要准时起床,起得恰如其分,上班时间似到非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洗漱一番,一杯牛奶,一块面包,然后抽身而逃,奔赴单位,奇妙得很,虽然世上的好多牛对我产生积久的怨恨。


起来后就要有个计划,脑海里闪闪亮亮的。先吃点东西,一定要简单易行;随后呢,看今日新闻,报纸也好,电视也好,了解天下事,就可以运筹于帷幄;八点半准时坐在桌前读书,读书是人生最为重要的事情,一个人要想生活中没有荒漠只有绿洲,那你必须要天天读书,可惜好多人不明白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整日笈笈于功名,结果到头来心如死水,形如槁木,如行尸走肉般,岂不悲哉!


读完书十一点左右,要午休。春夏秋冬,午睡是少不了的。春睡桃李,夏眠莲心,秋卧菊蕊,冬偎梅花,一年四季,总有少不了的诗意。睡觉是要做梦的,梦境是人生境界的象征。一个整日生活在铜臭中的人,他的梦境总是与这些无趣的东西相辅相成的,这也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却不同,生活简朴高雅,自然不为这些俗事所累。


下午起床后,要写点东西。好多人在生活中也不一定没有什么感悟,只是疏懒而已,渐渐地把想抒写感情的愿望也淡漠了,成了有悲无处诉,有喜藏于心,脸阴得像夏日骤雨将至时的天空一样,生活自然没了情趣。生活中不是没有美,是缺少把美表现出来的那份激情。写作之后,我要在夕阳西下之时,穿过一道十字街口,沿着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去田间散步。自然对于城市来说,是稀有之物。混凝土浇涛的城市里除了有些许可怜的叫不上名字的花树之外,什么都没有。天空是暗淡的,浑浊的,如果心再不纯净,这个世界就没有了人情味。


好了,终于完成了计划的制订,下面就是要一件件付诸实施。简易的饭,应该是什么呢?一杯奶一块面包的生活不能再持续了,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抹脖子。今天我有自由啊,自由万岁,我的内心呐喊起来。煎个鸡蛋倒也不错,可这样还要生火,那还简易吗?泡些方便面也行,可谁知道吃了方便面会是什么样子。防腐剂?我一想到这个词脑袋都大了。吃什么呢?我在房子里开始踱步,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这顿简易的饭让我发了愁。


正当我踌躇不定满屋子乱转的时候,手机响起来。要命,我怎么忘了关掉了呢。生活的简易首先是要把这些现代化的东西从生活中抹掉,它们对我太有诱惑了。自从有了这些东西我几乎把生命的三分之二时间卖给了它。电话既然响了就不能不接,要不人家又要传言我架子大,流言害死人。电话是从省城打来的,表弟。他现在可不得了,是位正厅级别的高官,平时一年半载也没个电话,我也不见怪,谁叫咱低低在下呢。这年头你得相信生活,生活是面镜子,它能照出世态炎凉和世事变迁。我懒懒地让他把话急急地说完,就一口回绝。他让我做的事情是帮他把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转账到他儿子的帐户上,真是要命,我把手机随手关掉。


没有心思再想吃饭的事了,一杯白开水权当充饥,什么时候饿了再增加营养。我坐下来,找到一本书,是法国新潮实力作家弗兰克写的《生活的佐料》,这本书我已经看了两天,的确非同一般。作者对生活的洞察,对世态的把握,真是入木三分。此外,语言幽默而又犀利,读之如三伏天喝冰水,直透心窝,沁人心脾。已经读到第七章,今天读第八章,再次深入作家的精神世界,我会得到生命中最为至美至善的享受。


刚看了两页,座机不前不后地响了,响得我心惊肉跳。一个沉入到读书境界的人是不容外界打扰的,哪怕一丁点儿;这正如我们正睡得酣畅淋漓,这时恰恰有人去扰攘,那心情除了气躁,恐怕什么都不会有!我冲过去,摸到话筒,没好气地叫起来。那边人听了不但不恼,反而笑嘻嘻地一句句讨好,我没了脾气。电话是老家村主任打来的,他先是与我套近乎,套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然后直奔主题,让我通过电话去动员所有有关系的人在村主任选举中去选他……


通完这个电话,我的心就没那么平静了。我把弗兰克暂时放到一边,走到窗口稍稍平静了些,自然去想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说实话,我这个人还是有一些定力的,那些让我烦心的事,只要在我脑海里闪那么几分钟,就会烟消云散。今天也不例外,十分钟后,我又重坐回书桌前,随手拿起另一本书,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书脊,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书是人类灵魂的净化剂,只要有书,就有希望和美好。


这本书是德国作家海尔克写的,书名有点俗,《你说我是谁》,不过倒也吸引人,前几天只是偶尔翻了翻,意思大概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大都不能自主,为生活所累,为人情所苦,为世俗所缚,最终连自己是谁都无从谈起。看了简介后,本身也感觉得有些同感。活在世上,人与万事万物都有联系,不是孤立的,也正因为此,所以啊,活着本身就是不自由的,就是痛苦的。


当我想这些的时候,忽然有了敲门声,轻轻地,三下,每一次都是三下,不间断,不急不舒,节奏感特别强。我的心跳了两下,这是谁呢?我得罪谁了吗?我从幼小时想起一直浮想到当下,那些做错的事如潮水般从脑海中滚滚而去,两分钟后确定还不至于做得让人非杀了我不可。我这个人生性胆小,不杀人不越货,五毒全无,本分做人,小心做事,步步小心,时时留意,生怕被人诬蔑侮辱。


既然这样,我就可以打开门,名正言顺地问一问那人要我做什么。门开处,一个妙龄女郎就要闯入。我大吃一惊,喝住她。她三言两语就把问题说清楚了,推销化妆品。她口若悬河,把个洗发液直吹得满世界全是泡沫。我婉言拒绝,你知道,婉言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我瞧瞧四周,楼上楼下寂静无声,心里跳了两跳,得赶紧打发她走掉,孤男寡女,在这年月,不知道人家怎么说呢?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我终于把她说服了,况且没用手推,当然也不敢推。她没有挤进屋来,我心里轻松许多……


有些沮丧,我走过去倒了杯水,这已是今天的第二杯白开水。当然了,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不能总像白开水一样。我又坐回去,拿起一本日本作家田中水树的书来读,这本书写的是二战期间的事,一位女子在丈夫瘫痪后独自支撑着生活,用惊人的毅力穿越东南亚前往欧洲募捐。结局挺好,等她回到北海道,丈夫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她就把那笔钱作为基金存入银行,以此来救助那些生活在死亡线上的人。这本书的语言很流畅,如行云流水,我挺喜欢读的那一种……


门铃响了,我听得清清楚楚。不敢动静,想让那位来打扰我的人自生自灭。可是我错了,门铃柔和的音乐很是执着,响了再响,响得我再也无法坐稳。我走近门铃,无奈而又愤怒地摁了一下。片刻工夫,敲门声,开门,一位五十余岁的老大爷站立着,谦和而客气,语调有点卑微,问我尾号是123的车是不是我的,停在过道上,所有的车辆没办法通行,全都堵着。我有些气恼,要是有辆车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去周游世界!但我还是静静地,把自己遮掩得严丝合缝地,告诉他,车肯定不是我的。


今天的书是读不下去了,再这样呆下去,不知又会有些什么事呢。逃离,脑海里面跳出这么个词来。随手拿了本书,打开房门,冲下楼梯,穿越小胡同,再过一个十字路口,就能到那片长满绿色的田野里,那片天地是我的。红灯,绿灯,我可以走了。就在这时,迎面一个人朝我走来,是我的同事,第一句就是,走,有人找你呢。

我痴立在那儿,看车如流水马如龙,看红灯停绿灯行,看天空无数大雁飞过,看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看落花流水春去也……

发表评论